中国水运网> 文化>悦读

记者,去哪儿

2017-11-08 14:14:07 来源:叁趣

1  成 名

有办法的人都走了。

马凌在接受《GQ中国》采访时回忆,曾这样跟母亲描述媒体这个行业。

听起来,这句话的「说服成分」可能更大。但不久后,马凌就决定离开了这家12年的报纸。虽然之后创业失败过,但她现在在运营着一个粉丝过千万的公众号,每天的推送文章都会在几分钟内突破10W+。

其实,做公众号,对她来说驾轻就熟。

比如,就在今年大家疯狂转发「鄙视链」的系列文章时,其实马凌在几年前就在报纸上提出了这个概念。再比如,她总结12年大众媒体工作留下的经验:

你自己识字就觉得自己写得很棒?可人家看不进去没有意义;

马凌,现在被大家更熟知的名字叫咪蒙。

尽管她和她公众号的文章至今仍有很大的争议,但不可否认,有了争议也就有了流量。在这个时代,流量就意味着很多。

咪蒙走的路成了一个样板,也让不少记者和媒体效仿。

不过,成功者甚少,大家才意识到,咪蒙,可以被吐槽,却不容易被模仿。所以,现在更多的是,越来越多记者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媒体,随后寂寂无声。

当然,也或者是等待下一次风口和机会。

2  离 开

但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咪蒙的这份运气。于是,越来越多的媒体人,选择去敲「大公司」的大门。

什么是大公司?咪蒙之前所在的媒体,应该是新闻行业里的大公司了。

可谁知十年后,随着互联网的东风吹起,过去「那个年代大公司」里的人,开始挤破头颅希望能挤进「这个年代的大公司」。比如人们口中的「AT」,没错,就是腾讯和阿里。

在这些记者的离职表中,各种感谢,各种措辞,各种借口。但说白了,还是那两个问题:薪资和个人发展。

都说在职场换跑道,是中年人的尴尬。但是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努力变换着,他们甚至坚持认为,早一天总比晚一天要好。他们也觉得,只要踩到节拍上,就很容易财富自由,实现人生价值。比如提前离职的了某某某。

3  未 知

冯剑,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他们口中的「某某某」。

冯剑和咪蒙年龄相仿,学历相似。冯剑毕业后另外一家同城媒体做记者,随后转行跳进了一家互联网公司。当她刚进入这家互联网公司时,其实她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。

以前冯剑还做记者时,逢年过节总少不了很多「朋友」的关心和问候。现在,需要惦记着每个节假日向那些比她小很多岁的「小鲜肉记者」们带去问候。现在即便她内心里,有多不屑这些记者和他们的作品。但她明白,这是职场的一部分,什么时候需要低头,什么时候需要俯首。

不过这对于冯剑来说,并不难。

更难应付的,是一种陌生感和未知感。即便走上了高层,但她仍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所处的行业风口停了、寒冬来了、直属上司调换了、公司合并了、业务转型了。

这种感觉,让她看到36Kr那篇《人到中年,职场半坡》时,感同身受。她说:

这种感觉,是做记者时从来没有过去的。那时候她可以凭作品说话、得到认可。其实职场这条路,并不一定适合每个人。

现在,她的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。也有些人走累了,又开始尝试跳出来。或曰「不适应」,或曰「职场瓶颈」,或曰「发展空间有限」。

或是因为物质上已基本满足,他们在原来的大公司旁边,开起了工作室、小公司,哪怕是一家民宿或者咖啡厅。借助过去的人脉和资源,开始大多风风火火。但有些坚持下去了;也有些慢慢地开始不温不火。

4  留 守

有人走,也有人留。

冯剑另外一个同事张浩也是她北大的同学,当时进入报社其实很是风光。现在他仍选择「留守」,做一名记者。

虽然上升通道看起来并没有多明朗,但现在的日子和生活,让他觉得足够。他在微博上写道:人生不过生活一场。他说:如果不想大富大贵,记者这个行业仍还是不错。

就好像围城一样,张浩发现,身边也有人又回来做记者了。他们有人去公司里走了一圈,甚至还有人去公务员队伍里转了一圈。理由是:

记者更自由。

5  选 择

行业的迭代和技术的变迁,让越来越多新闻专业刚毕业的学生更多清醒,选择也更多元。

挤进大媒体不再是华山一条路。随着移动互联、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迭代,在互联网上长大的他们仍坚信,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坐标点。

他们可以直接去选择大公司,也可以凭热情选择创业公司,甚至还可以跟几个伙伴凭作品吃饭,毕竟年轻气盛,就跟那句歌词一样:

疯一疯、闹一闹,毕竟温顺尚早。

不过,话虽如此。但一个好的作品,并不代表能被更多人看到;一篇10W+,到了第二天便会被别人的百万+替代;一些好的作品,不代表一个好的公司。

原来,现实的社会,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。

于是他们找到那些挤进大媒体的前辈,找到那些在大公司里尚且位高权重的师兄,找到吃螃蟹创业的师姐寻求经验。

这些人看似选择各不相同,但他们的经验,开始交错。而能让他们坐下来聊天的切入口,还是象牙塔里那份当时对新闻的热忱,以及老师们有关「妙手著文章」的淳淳教诲。

6  期 许

铁肩担道义,辣手著文章。

写着这10个字的小屏风,曾一直在范长江先生的办公桌摆放着。

去年我的导师范东升先生,在和兄弟们整理父亲范长江先生遗物时,看到了这个小屏风,与这个屏风在一起的,还有我导师的母亲沈谱亲手抄录的外公沈钧儒先生对青年的期许:

要切实,要伟大,要坚强,要宁静。

原来,这些前辈的教诲,从未因技术的迭代和时代的变迁而褪色。

相反,在任何人生坐标中,都显得更熠熠生辉。

是啊。心胸怀抱,应该伟大。

无论选择哪条路,要切实,要伟大,要坚强,要宁静。

7  祝 福

兜兜转转,像流星一样的记者;

进进出出,像围城一样的媒体。

《曾胡治兵语录》中,有这样一句曾国藩的话:

既往不恋、当下不杂、未来不迎。

这,可能是2018年记者节对自己、对伙伴、对过去的老师和前辈们最好的祝福。

以上。


(作者:沈钧儒 编辑:杨瑾)

(责任编辑:smile)
中国水运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水运报”、“来源:中国水运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水运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水运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水运报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相关新闻
进入悦读栏目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关于我们-联系我们-法律声明-诚聘英才-免责声明-欢迎订阅

Copyright © 2004-2018 Powered by ZGSYB.COM, 中国水运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新闻热线:027-82767110 公告声明:027-82780546 船民直通车热线:027-82780546 发行热线:027-82780546

地址:武汉市沿江大道147号 邮编:430014 E-mail:zgsyb@vip.163.com

鄂ICP备050068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