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水运网> 文化>悦读

马尔克斯的文学偶像科塔萨尔作品集《被占的宅子》出版

2017-05-04 15:51:38 来源:新浪读书

  “这是我从胡里奥·科塔萨尔那里学到的结构技巧。”

  王家卫谈及《花样年华》时,曾这样说道。这位导演其实也是一名小说爱好者,且文学品味不俗。毫无疑问,拉美文学在他的书单里占据了重要位置,因为他不止一次地提到《百年孤独》的作者马尔克斯,以及马尔克斯的文学偶像:“文学顽童”科塔萨尔。

  科塔萨尔是一位世界瞩目的短篇小说大师。日前,据出品方新经典介绍,科塔萨尔的全部短篇小说即将引进国内,这对中国读者来说可谓是开启了一场阅读的盛宴。全部小说将分为4辑出版,第1辑为《被占的宅子》,收入《彼岸》《动物寓言集》《游戏的终结》3部短篇小说集,现已上市。此后,《南方高速》《万火归一》《秘密武器》等名篇也将陆续与读者见面。

  4月22日,新经典在北京言几又书店举行了《被占的宅子》新书发布会,现场邀请到知名作家水木丁、张定浩,谈一谈这位伟大的作家和他笔下别具一格、令人倾心的世界。两位嘉宾畅谈了科塔萨尔作品中最为独特而吸引人的特点:出人意料的幻想、独到的观察、对固有规则的解放,以及未受压抑的纯真。

  科塔萨尔:马尔克斯的文学偶像,人人热爱的脑洞大师

  “顽童”“天才”“偶像”,不知道哪一种标签最适合用来形容科塔萨尔。他是拉美文学一座绕不开的高峰,马尔克斯、博尔赫斯、聂鲁达、略萨,这些在整个20世纪文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拉美文学巨匠,无一不对科塔萨尔多加推崇。马尔克斯回忆自己第一次读到《被占的宅子》时的情形:“翻开第一页,我就知道这是我未来想成为的那种作家。”他送给科塔萨尔一本自己写的短篇集,在扉页上写下:“致科塔萨尔,怀着嫉妒和友情。”

  科塔萨尔是拉美文学爆炸四巨匠中最年长的一位,开一代风气之先,与此同时,他的作品又有着鲜明的特点与魅力,与其他拉美作家迥然不同。马尔克斯的文笔具有天生的幽默感,但其主题通常都是严肃而端庄的;而科塔萨尔的作品则带着几分悬疑,几分荒诞,又有几分好玩的游戏气质。他不愿因袭他人和自己的模式,总是在发现新的语言、新的感受、新的叙述结构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科塔萨尔是不可复制的。他的作品既是国际艺术片导演的宠儿,更是新一代热爱幻想、欢迎脑洞的读者心尖上的最爱。《西语美洲文学史》作者奥维耶多这样评论:“每当想到科塔萨尔的名字,人们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就是‘迷人’。”

   宅子被谁而占:科塔萨尔式的荒诞和真实

  对科塔萨尔来说,文学是玩耍、是娱乐,是以自由自在、异想天开的方式构建生活,而短篇小说这一体裁更是让他玩到了极致,他以天才的想象使故事成型,又细心磨砺让它浑然洗练。新经典这次选择引进他的短篇小说全集,正是看重他“拉美短篇之王”的崇高地位。

  科塔萨尔的短篇小说有精妙的结构,常常首尾相接,天衣无缝,而每一步都在悄然翻转,让人欲罢不能。故事总是从我们熟知的日常生活经验切入,而驱动着故事走向荒诞的,正是我们心底最真实的渴望或恐惧,科塔萨尔的故事由此直抵内心,令人震撼。

  短篇小说《被占的宅子》源自科塔萨尔的一场噩梦。故事中,兄妹二人居住在一座老宅,一股神秘的力量侵入宅子,一步步占领了房间。二人不曾反抗也从未好奇,只是早有预料似的,锁门无奈离去。《给巴黎一位小姐的信》里,“我”在乘电梯上二楼时,突然开始从喉咙里吐出小兔子。这些小兔似乎是紧张情绪的化身,“我”对它们心生怜爱,悄悄将它们养在家中。《一朵黄花》里,主人公在公交车上遇见一个生活轨迹与自己酷似的男孩,意识到那男孩是自己的重生体,正以相同的命运在世上轮回。为了不让自己失败的人生一再重演,他杀了那孩子,斩断了永生,却在此后因为一场偶然的遭遇,忽然开始怀恋这个世界。

  如果你怕世界的面目渐渐固定,如果你想找到一处入口,进入不安与期待并存的另一重现实,科塔萨尔的作品将是一剂点石成金的灵药。在科塔萨尔笔下,游戏永不终结。

   [《被占的宅子》内容简介]

  我们熟悉的世界仍有无数空洞,有待落笔描述。在科塔萨尔笔下,世界宛如一张折纸展开,内里的一重重奇遇让人目眩神迷。噩梦般的气息侵入老宅,居住其中的两人步步撤退,终于彻底逃离;乘电梯上二楼时,突然感觉要吐出一只兔子;遇见一个生活轨迹与自己酷似的男孩,由此窥见无尽轮回的一角……读过科塔萨尔的人,绝不会感到乏味。日常生活里每一丝微妙的体验,都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即兴演奏,让你循着心底的直觉与渴望,抵达意想不到的终点。

  《被占的宅子》收录《彼岸》《动物寓言集》《游戏的终结》三部短篇集。《彼岸》轻灵可爱,《动物寓言集》别致精妙,《游戏的终结》深邃离奇,科塔萨尔说:“我想创作的是一种从未有人写过的短篇小说。”

  [作者简介]

  胡里奥•科塔萨尔(Julio Cortázar, 1914-1984),阿根廷著名作家,短篇小说大师,拉丁美洲“文学爆炸”代表人物。1914年出生于比利时,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长大,1951年移居法国巴黎。著有长篇小说《跳房子》,短篇小说集《游戏的终结》《万火归一》《八面体》《我们如此热爱格伦达》等。1984年在巴黎病逝。

  [作家及媒体评论]

  热爱科塔萨尔是整整这一代人必须要做的事。——西班牙《国家报》

  翻开第一页,我就意识到,科塔萨尔正是我未来想要成为的那种作家。——加夫列尔·加西亚·马尔克斯

  偶像让人尊敬、让人崇拜、让人依恋,当然,也让人深深地妒忌。而科塔萨尔正是屈指可数的几个能唤醒所有这些情感的作家之一。此外,他还能唤醒另一种不太常见的情感:虔诚。也许,不经意间,他成了人见人爱的阿根廷人。——加夫列尔·加西亚·马尔克斯

  没有人能够为科塔萨尔的作品做出内容简介,当我们试图概括的时候,那些精彩的要素就会悄悄溜走。——豪尔赫·路易斯·博尔赫斯

  每当想到科塔萨尔的名字,人们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是:fascinante(迷人的)。——《西语美洲文学史》作者奥维耶多

  科塔萨尔是一位独一无二的叙述者,他能唤起如静夜微响般彻骨的不安。——《时代》杂志

  胡里奥·科塔萨尔是一位惊人的作家。难以想象作为短篇小说家,他还需要如何进益。——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》

  从一个看似无足轻重、简单寻常的事件出发展开叙述,每一个词都在悄然扭转表面上的正常,渐渐抵达一个完全超出预料的情境。卡夫卡没有读过科塔萨尔,但假如他有可能读到,我们或可以断言他们拥有相近的气质。——若泽·萨拉马戈

  任何不读科塔萨尔的人命运都已注定。那是一种看不见的重病,随着时间的流逝会产生可怕的后果。在某种程度上就好像从没尝过桃子的滋味,人会在无声中变得阴郁,愈渐苍白,而且还非常可能一点点掉光所有的头发。——巴勃罗·聂鲁达

  我永久地受惠于博尔赫斯与科塔萨尔。——罗贝托·波拉尼奥

  对胡里奥而言,文学似乎融入了日常的生活体验之中,浸透了他全部的人生,带着一种特有的光芒激发着它、丰富着它。对于他而言,写作就是玩耍,是娱乐,是以一种自由自在、异想天开的方式构建生活。但是,这样戏耍着写就的作品,敲开了一扇扇崭新的大门,展示出人性中隐藏的一些内在本质,触及了某些核心的东西。——巴尔加斯·略萨

  科塔萨尔真正的革新体现在他的短篇小说中。其中他寻找、发现并创造了永恒。——巴尔加斯·略萨

(责任编辑:金赤)
中国水运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水运报”、“来源:中国水运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水运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水运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水运报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相关新闻
进入悦读栏目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关于我们-联系我们-法律声明-诚聘英才-免责声明-欢迎订阅

Copyright © 2004-2018 Powered by ZGSYB.COM, 中国水运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新闻热线:027-82767110 公告声明:027-82780546 船民直通车热线:027-82780546 发行热线:027-82780546

地址:武汉市沿江大道147号 邮编:430014 E-mail:zgsyb@vip.163.com

鄂ICP备05006816号